玩汽车:腾讯为何要找他们合作?

这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组合,腾讯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把富士康(代工厂) 和谐汽车(经销商)拉在一起签战略合作协议,也引起了《童济仁汽车评论》的关注。毕竟,这与和车企战略合作,是完全不同的思路。

富士康是谁,自然不用赘述。和谐汽车是谁?这家总部设在郑州,2013年下半年登陆港股市场的汽车经销商集团,也同时是国内第二大的豪华品牌汽车经销商集团,在豪华和超豪华汽车渠道领域,具备较强的竞争力。

如果用互联网人的思维,腾讯在汽车领域,第一次把制造环节和渠道环节拉在了一起,官方的新闻稿说,这是积极展开“互联网 智能电动车”领域为合作的创新。

这是继阿里巴巴与上汽集团宣布合作造车之后,第二个比较具备影响意义的事件。有趣的是,腾讯并未选择一家本土汽车制造商,而是另辟蹊径的选择了富士康。

从 合作三方的利益诉求看,相比主机厂,富士康和和谐汽车对腾讯而言,都更具吸引力和配合性。作为全球知名的电子产品代工商,互联网汽车/智能汽车的概念对富 士康而言,更具吸引力。和谐作为经销商集团,在接下来两年的汽车流通领域渠道竞争和变革中,会面临种种挑战,作为上市公司,牵手腾讯,亦可以制造很多炒作 的概念。

在传统汽车企业高层的眼中,以BAT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第一次让他们意识到了站在汽车行业高门槛之外的“野蛮人”的压力,这些野 蛮人在中国已经颠覆了手机行业,即将在智能家居领域全面布局,汽车,作为除了房产之外的最大宗消费品,也已进入BAT们视线,尤其在4G和智能设备时代, 给了这些野蛮人足够的自信。

不过,和车企的体量相比,在互联网领域的巨头BAT,还是显得非常渺小,一家年过100万辆的合资车企,每年的营销投入、采购预算、零部件体系等规模,都是BAT们无法比拟的。

BAT 与强势汽车制造商谈深度的合作,就好比两个巨头坐在一起,自打着自的算盘,因为无论BAT还是主机厂,截然不同的体系和文化,背后都有庞大的利益关系 网络,推动一纸合作协议简单,落实到产品,将是一个相当漫长的博弈过程。更多时候,双方的“战略合作”还是为了双方在资本市场和概念层面上做加分。

不 过,互联网时代,很多大趋势不可避免,例如:3月17日,工信部软件信息服务业司召集了国内智能汽车领域的代表企业,召开有关智能汽车的专题研讨会。参会 企业除了国内传统汽车厂商外,还有阿里巴巴、百度、乐视、普华软件、博泰、高德等互联网及软件公司。以信息化与工业化深度融合发展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的“互 联网 ”的大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腾讯:快速布局汽车领域

腾 讯于去年5月斥资11.73亿元入股占国内手机地图市场份额一半以上的四维图新,占比11.28%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同时发布了首款硬件产品路宝盒子,配 合路宝app为车主提供导航、故障诊断、驾驶习惯分析等服务。此外,腾讯还跨界联手保险、加油站等建立“i车生活平台”,为车主提供更多本地服务。

腾讯与传统汽车厂商的合作也正在加速。就在前几天,腾讯QQ正式上线BMW互联驾驶,这也是全球第一款车载集成即时通讯的社交应用,代表了互联网企业进入汽车业的一次重要尝试。此次合作中,腾讯提供的更多是互联网的基因,以及巨大的用户基础。

暂不论腾讯上述合作的实际效果如何,但有一点值得关注,作为一家不断倡导“互联网 ”和“连接一切”的社交领域互联网巨头,腾讯一旦找到了突破口,几亿级的用户,让腾讯的获取用户的成本变得非常低廉。

富士康:窥视汽车行业已久的代工商

富 士康之前也一直探索进入汽车行业。在2005年收购台湾安泰电业后,富士康通过涉足电池研发正式进入汽车领域。2014年3月,北汽宣布与富士康共同投资 开发和生产制造全新一代动力电池及其系统。三个月后,富士康与北汽合资成立北京恒誉新能源汽车租赁公司,所推出的纯电动汽车租赁服务GREENGO公务车 已获中国科技部正式宣布引进,作为公务车改革的配套解决方案。

早在五年前,富士康的母公司鸿海已为美国电动车制造商特斯拉供应零部件,特斯拉全车有128个零部件是由富士康代工。

特斯拉被资本市场所追捧,也让躲在富士康背后的鸿海集团感受到了资本市场那种可以颠覆行业的破坏力。这也促使鸿海集团更积极地在电动车领域布局多年,在汽车模具、线束、电池等领域已经取得成果。

从 资本路径上看,富士康对于造车的态度是积极开放的,想要造车的想法也并不是一朝一夕。2014年12月,富士康与和谐汽车达成认购协议,和谐汽车向富士康 发行总金额约6亿港元的股份,富士康所占股份为增资后的10.53%,后又追加投资,持股比例扩大到15%,成为和谐汽车第二大股东,这部分资金也将用作 新能源电动车的潜在投资,由此富士康也正式进军电动车制造领域。

和谐汽车:谋求渠道之外的新战场

和谐汽车是国内目前第二大的豪车经销商,代理的品牌主要有宝马、雷克萨斯、MINI、路虎、沃尔沃、 林肯、英菲尼迪、劳斯莱斯、阿斯顿马丁、法拉利、玛莎拉蒂等等。但近年来,豪华品牌汽车销售利润逐年下降,和谐汽车所面临的主营业务压力,也许要比广汇、 庞大等渠道巨头更大。

富士康的入股促成了和谐汽车与互联网造车的联合,不久后和谐汽车宣布收购位于杭州的绿野汽车公司,利用绿野汽车制造电动汽车的能力直接进入具有庞大潜力的电动汽车业务。而绿野在汽车生产方面的专业能力,将是此次三方合作最终落地的重要环节。

除 此之外,和谐汽车还与特斯拉在中国就售后维修、充电等方面展开过战略合作。和传统豪华品牌相比,特斯拉电动汽车的身份并不需要复杂的售后保养和维修。《童 济仁的汽车评论》认为,和谐和特斯拉合作开展这项业务,显然并不是冲着钱去的,而是在学习与融入高端电动车的相关领域。

在众多智能电动汽车的合作项目中,汽车经销商的加入尚属首次。

和谐这样有豪华车销售经验的合作伙伴能为未来三方合作造车的销售提供渠道和经验。随着国内汽车传统销售模式不断受到冲击,汽车经销商也在寻求全新业务模式,此番和谐汽车试水智能电动汽车,在汽车经销商内也极具代表意义。

三方合作:与其与虎谋皮?不如另辟蹊径

从某种意义上说,BAT与传统汽车制造商的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在整车制造的核心和智能驾驶等方面的技术,传统汽车制造商仍具有极高的准入门槛。与BAT的合作,可以看做是这些汽车制造商开放、拥抱互联网和学习的过程,但绝不是向这些互联网巨头“敞开大门”的全面融入。

腾 讯、富士康、和谐汽车此次合作将组成联合专业工作团队,共同开拓智能汽车市场。以腾讯用户数量众多的互联网平台及在车载互联网的解决方案等方面的创新经 验,富士康在智能电动车的设计、生产制造技术,和谐汽车在高端汽车营销及服务方面经验,共同提出可行的“互联网 智能电动车”商业模式。

2015年,中国车联网用户的渗透率有望突破10%的临界值,中国智能汽车的市场规模或将超过1,500亿元。面对当前仍然未定的市场格局,以互联网企业为代表的大企业正通过多种渠道积极抢占市场。

在如此巨大的市场蛋糕面前,互联网企业该如何选择?是和整车厂与虎谋皮?还是打通产业链环节另辟蹊径?这也许是一场持久战,但最终的获胜者,肯定是绑定合作双方、多方核心利益的共赢思路。